banner

泽生科技IPO终止疑云:一年三换保荐机构、两换审计机构 招股书医学内容出错?

2021-01-08 10:37:15 菏泽市杨妈电子公司 已读

  12月10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了《关于终止对上海泽生科技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泽生科技”)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审核的决定》(下称《决定》)。此前,泽生科技就已遭遇“带帽”,港股IPO受阻等等。据参与本次招股书的知情人介绍:“泽生科技为求上市一年三换保荐机构,两换审计机构。”这种频繁换人现象非业界常态。

  对于招股书,多名医生还向本报记者表示,泽生科技招股书中的医学内容出现明显错误。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自2000年成立以来,其核心产品纽卡定至今未能获批上市。《华夏时报》记者拨打泽生科技官网电话问询,对方工作人员表示对IPO终止一事不予置评。还称:“泽生科技没有纽卡定这款产品,公司全部产品均在保密实验阶段。”

  今年8月,记者曾见证该产品临床Ⅲ期ZS-01-308研究线上全国启动会召开,提到与此相关的话题时,上述工作人员立刻挂断电话。记者再次试图联系泽生方面,电话持续占线。

  至此,泽生科技两次IPO受阻背后,还存在哪些疑云?

  频繁换人,一年三换保荐机构

  今年6月17日,泽生科技科创板IPO申请获得受理。此次由新三板转战科创板,泽生科技拟募集资金15亿元,用于新药研发项目和补充营运资金。但临近年末时泽生科技并未传来成功喜讯,取而代之的是上交所发布《决定》,泽生科技的IPO之路再终止。

  《决定》显示:鉴于泽生科技和保荐人华金证券提交的申请撤回申请文件。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六十七条的有关规定,上交所决定终止对泽生科技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审核。

  为此,《华夏时报》记者按照本次招股书记录,逐个拨打相关机构电话,大多未作回应。仅有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办公室回应因甲方主动撤销,双方合作终止。另一位参与本次招股书的知情人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屡次强调:“泽生科技一年三换保荐机构,两换审计机构。”

  记者检索也发现,2019年4月,泽生科技与中信建投签订协议,同年12月30日终止协议。同年12月31日,泽生科技与国泰君安合作,随后于2020年4月16日签署终止协议,并与华金证券签署了股票发行上市辅导协议。

  不仅如此,在报告期内,泽生科技的内部人员流动也颇为频繁。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泽生科技多名高管离职,核心人员变动较大。2018年3月,骆庆和辞去科研部经理职务,同年4月赵波辞去生产总监职务。2019年,邬成刚和凌晨分别在1月和7月辞去副总经理职务,王文丰于7月辞去药物开发部经理职务。随后陈海明、徐婧也相继辞去监事职务。

  去年1月8日,原杨森制药亚太产品线战略与新业务拓展副总裁罗保雄履新泽生科技常务副总经理。在2020年7月17日,泽生科技官方声明罗保雄因个人原因离职。此外,泽生科技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销售人员由期初25人锐减至期末0人。2019年7月,泽生科技6名核心技术人员仅剩3人。

  针对罗保雄1年半的泽生经历,其杨森时期下属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罗总深耕亚太医药市场战略及营销30多年,仅服务过拜耳、强生、杨森三家药企。他做事严谨保守,工作认真负责,为人儒雅谦和。因长期与主委级别医生或院长打交道,形成典型的医药人性格。”

  有趣的是,泽生科技招股书中,在所有离职员工的离职原因栏,统一填写个人原因辞职。

  就泽生科技的频繁换人“爱好”,业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内部员工调整太密集,大多由管理问题导致,但公司没必要频繁更换辅导机构。这样做不仅资金成本大量增加,在沟通上也比较麻烦。正常操作的前提下,频繁更换辅导机构通常效果不佳。”

  “泽生科技频繁换人的原因值得思考。更换辅导机构一般有5种可能性:一是数据存疑;二是‘任人唯亲’;三是沟通不畅;四是预算不符;极少出现辅导机构方请辞。”上述业内人士进一步透露。

  招股书医学内容出错?

  值得注意的是,自2000年成立以来,泽生科技公司创始人周明东博士牵头研发核心产品重组人纽卡格林(商品名纽卡定)。截止2020年,该产品至今未能获批上市。

  记者研读招股书发现,心衰相关的医学资料竟然错误连篇。《华夏时报》记者连线一位不具姓名的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内科分会心衰学组成员(下称医生)求证。对方严正表示,招股书中撰写的心衰临床内容有误。该医生揭示:首先,“‘金三角’不是慢性收缩性心衰(SHF)的治疗药物。其次,2016年ESC会议后临床上已经取消了慢性收缩性心衰(SHF)分类。再次,2020年6月版本中‘金三角’方案表达仍不严谨。”

  与此相关的招股书(2020年6月版)原文为: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通过扩血管、排钠利尿等方式减少外周阻力的药物已被开发并用于心力衰竭的治疗,现有慢性收缩性心衰药物治疗步骤为:血管紧张素转化酶抑制剂(ACEI)/血管紧张素Ⅱ受体阻滞剂(ARB),β受体阻滞剂,可再加用醛固酮受体拮抗剂(MRA),即由三种不同机制的药物形成“金三角”。

  “2016年欧洲ESC心衰诊疗指南(某种疾病规范化诊疗的统一标准)中,明确将慢性心衰分为3类,并否定了早期认为SHF完全等同于HF-rEF的观点。根据《中国心力衰竭治疗指南(2018)》规定,‘金三角’为HF-rEF治疗的一线方案。其有效抑制HF-rEF患者心室重构,通过强心(神经内分泌作用)、利尿、扩血管来改善心衰患者预后。即ACEI或ARB,联合β受体阻滞剂,及MRA;且临床上必须三种药物协同应用。”上述医生补充道。

  他对记者坦言:“这份招股书可能未经心衰领域的在职医生审核。一个开发心衰药物20年的企业,竟会出现这种错误。他们对医学、患者,甚至上交所都不够尊重和负责。”对此,多位该领域医生均对本报记者表示认同上述观点。

  由此可见,泽生产品和股票的上市之旅前路漫漫。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